金陵棋牌:血戰卡昂血戰卡昂的詳細戰鬥經過戰役

发布日期:11-28 作者:admin

  • 正文内容
  • 相关推荐

一位英國軍官回憶道:「多數情況下,在逐漸前推的迫擊炮和曲射炮火彈幕的掩護下,德軍部隊在滿是彈坑的道路上向我們的防線緩緩前進。進攻看起來是無法阻止的。但是當德軍坦克遭到一定損失後,他們便開始撤退了。坦克經常是不掉頭,直接掛上倒檔退回去。那些受傷的年輕士兵有的被自己的坦克軋死了,有的被遺棄在戰場上,只有我們的狙擊步槍才能使他們脫離痛苦。」一名盟軍士兵還清楚的記得一個受傷的德國擲彈兵一邊發出可怕的喊叫,一邊哭喊著媽媽。

但是沒過多久他就脫離痛苦了——隨後而來的炮擊把他炸成了碎片。

一位德國工兵連的軍醫弗里德里希-茲斯特勒二級突擊隊大隊長在搶救傷員時自己也受傷了。對醫院中的一幕他還記得很清楚:「在一家野戰醫院的收容室里,我剛被注射了一針嗎啡而昏昏睡去。突然傷口的劇痛使我驚醒。就在這時我聽見一位傷員在呻吟。緊接著我聽見他用高亢的聲音說道:『媽媽!媽媽!對不起』聽著這句話我又回到了夢鄉。不知過了多久,我又一次醒來並且聽說剛才我所聽到的竟成了那個男孩最後的遺言。」不僅僅只有第12SS裝甲師的士兵在戰鬥中死去,盟軍同樣遭受了可怕的損失。低落的士氣已經開始影響到部隊,並且德軍的持續炮擊及隨時可能發動的反攻也使盟軍坐立不安。戰鬥在沒日沒夜地持續著

在6月9日晚,德軍拜爾萊茵將軍(非洲軍著名指揮官)的裝甲教導師終於到達了離前線只有幾千米的地方。一路上他們遭到了盟國空軍的猛烈攻擊,損失了80輛自行火炮、130輛卡車、5輛坦克和很多其他車輛。在承受了盟軍的初期打擊之後,裝甲教導師、第21裝甲師、第12SS裝甲師及從海岸防線上撤下來的部隊一起構成了德軍在卡昂周圍的主要防禦力量。

維特之死

盟軍在法國北部海岸登陸已經一個星期了。他們仍然沒能占領卡昂。6月14日,在一場惡戰之後,英國第7裝甲師發動的進攻又一次被第12SS裝甲師擊退。

對於年輕的德國擲彈兵們來說,這本來是值得慶賀的一天,但不幸的消息傳來使第12SS裝甲師的所有官兵陷入震驚、恐慌和悲哀之中。設在卡昂附近維諾克斯的德國第12SS裝甲師指揮部向上級和下屬部屬發出通報:「在英國艦隊的猛烈炮擊中,該師的最高指揮官弗利茲-維特旅隊長陣亡了。14日當天,弗利茲-維特和他的大部分參謀軍官都在指揮部中,他們突然聽到大口徑炮彈飛過指揮部的聲音。

維特命令大家趕緊去隱蔽所。正當他最後一個跳進隱蔽所的壕溝時,一顆炮彈突然在樹頂上爆炸了,致命的彈片象冰雹一樣四下飛舞,擊中了維特的頭部,他當場就死去了,同時參謀部的一些軍官也受了致命傷。

師長的死觸動了裝甲師的每一個人,這當然包括第25裝甲擲彈兵團的指揮官庫爾特-邁爾旗隊長。他深深地感到他們面對的是一場不可能取勝的戰鬥。沒過多久,邁爾接到命令,讓他把25裝甲擲彈兵團的指揮權轉交給該團第3營的指揮官卡爾-海因茨-米利烏斯一級突擊隊大隊長,第3營由弗里特茲-斯泰格一級突擊隊中隊長指揮,而邁爾自己接替陣亡的維特指揮第12SS裝甲師。邁爾向部下們強調,永遠不能忘記第12SS裝甲師的「第一人」弗里茨-維特。其實在6月14日的炮擊中德軍損失的高級指揮官不止維特一人,還包括他的上司馬爾克斯將軍。很多人把這一點看成是不祥之兆,並開始認爲德軍在諾曼第的作戰是沒什麼指望了。

被士兵們稱爲「裝甲邁爾」的新指揮官庫爾特-邁爾是一個有名的坦克指揮官和戰術家。邁爾與其前任同樣來自第1SS裝甲師,他參加過東線的殘酷作戰並獲得了橡樹葉騎士十字勳章。但是不論裝甲師的新指揮官擁有如何才能,眼前這場殘酷的戰鬥沒有發生任何對德國人有利的變化。事實上由於完全沒有制空權,德軍在卡昂周圍的防線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了。

第二次戰鬥

在進攻卡昂的第二階段,盟軍開始運用步兵與坦克協同發動猛烈的攻擊。經過空軍和海軍艦炮的密集火力準備後,搭載著步兵的加拿大坦克穿越了戰線中間的開闊地帶。加拿大人相信通過這次戰鬥的德國人就要完蛋了。但是對於那些已經學會在炮火下求生的德國擲彈兵來說,勝敗還未見分曉。他們靜靜地注視著盟軍坦克越來越近領頭的「謝爾曼」落入了德國工兵設下的反坦克陷阱。爆炸的地雷騰起一股黑煙,後面的坦克立即停下,搭載的步兵還沒來得及從坦克周圍散開,隱蔽的德國反坦克炮開火了,同時MG-42機槍也吼叫起來,「鐵拳」的爆炸聲此起彼伏交戰的結果是加拿大人損失慘重,而德國人不僅守住了主要的防禦陣地,甚至連一些次要的陣地都守住了。

面對德軍頑強防禦,盟軍繼續加強對卡昂周圍地域的打擊火力。在空中上百架的攻擊機拚命轟炸掃射德軍陣地上每一個活動目標。盟軍步兵和坦克努力試圖突破城市附近的防禦陣地,並在一些地段上成功地打入了幾個「楔子」。但是第12SS裝甲師與第21裝甲師、裝甲教導師在沒有足夠的坦克的情況下,仍然用步兵發動了一次有效的反擊,重新穩定了戰線。原本計劃來增援的部隊仍然沒有到達,他們不是被其它地方的戰鬥拖住了,就是被上級扣在手裡準備應付並不存在的第二次登陸。第4汽車運輸連的指揮官埃米-邁特瑞二級突擊隊中隊長在報告中寫道:「對戰鬥部隊的補給行動只能在夜間進行已經成爲一個原則。由於運輸車輛損失嚴重,那些幾乎完全耗盡彈藥的步兵和炮兵們在急切地等待著補給。在夜間的行動結束之後,司機們剛剛睡下就被人從牀上拖起來了。他們必須趕快行動。但是在白天行動中他們經常是一去不復返」

到6月24日止血戰卡昂,德第12SS裝甲師的人員損失總數達到了2 550人。戰場報告顯示,他們還有58輛IV型坦克、44輛「豹」式坦克和總共233輛的裝甲人員輸送車裝甲偵察車和炮兵觀測車,並且還有17門重型反坦克炮。此時該師的重裝備損失還不是很嚴重。在花了幾天的時間之後,第12SS裝甲師已經準備好了新的防禦。第25擲彈兵團第1營的戰鬥日誌記載了一些新的情況:「師里截獲了一些對方的無線電通信。這些信息表明盟軍力圖在24小時內占領卡昂。因英國人計劃這次行動代號爲『埃普索姆』,將由奧康諾將軍的第8軍實施。此次行動計劃是從西面突破裝甲教導師和第12SS裝甲師之間的結合部,然後從側翼包圍卡昂。」如此詳細的情報足夠兩個師做好準備等待英國人的進攻。在短暫的時間裡,士兵們老練地建立起了牢固的防禦。第25裝甲擲彈兵團向邁爾報告:他們已經加強了以前的防禦陣地,在村鎮的廢墟中部署了步兵掩體、機槍掩體和反坦克炮等,被炸毀的房屋裡布置著各種輕、重武器,甚至是一輛「豹」式坦克;在成堆的瓦礫或是燒焦的家具中,往往有經過良好僞裝的狙擊手。防禦支撐點的配置都經過了精心的選擇並已經僞裝妥當,在重要街道上布置了地雷和防坦克路障。第26擲彈兵團補充了部分預備隊,以加強防守。在第26擲彈兵團後面,第12裝甲團第2營的IV號坦克已經進入坦克掩體並僞裝起來。在並不寬闊的主要防禦戰線上,步兵武器、坦克和火炮組成了堅固的防禦。